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人不疯狂枉年少

无论身在何时何地又身为何人,我们,小有匹夫之责——做人;大到心存壮志——做事,一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送人玫瑰留有余香  

2008-01-10 19:40:20|  分类: 原创:诗歌,小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送人玫瑰留有余香 - 玉朵蔷薇 - 人不疯狂枉年少


栅栏旁的那簇玫瑰花,是唯一可以让注目并大放光彩的东西了。离开这个小村庄整整8年的我,今已是定居繁华都市有8年的豆蔻少女。都市的流光异彩,车水马龙,今也是让我满脑子的“高傲与鄙视”的思维。从而也让我的眼光对这生养我的故乡充满了挑衅的轻贱。

“哎呀这儿真是脏乱差,没品没味之极!啐!”我踮着鞋袜光鲜的脚跳着走,嘴里揶揄着。

“呵呵,妮儿,儿不嫌母丑,学学那种镜界——踩死的紫罗兰却只香了鞋。宽容啊宽容。”

是儿时曾教过我的启蒙老头儿道。

“抱怨多多,不如给机会一个!有机会才能创造奇迹亦!”

他再道。我不言语了。我懒得理他的思维让我不言语,不表示我的思绪也静止。我把我的视线停在栅栏边的那簇玫瑰花上。我想让她的芳香将我慢慢的醉倒......,希望能在其中重找回儿时的那些,对故乡美好的纯真的依恋,向往和回忆......。
我真的好爱这簇玫瑰,感动于她的对故乡最美最好的浓缩载承。我是眼皮子打架时才离开去无午睡的。我睡得香极了,要不是伯妈她们几个的谈话惊扰了我。我醒了,却还恋于梦中的玫瑰花香——我不急于动弹,安静的黩黩独自品味我的拥有。

“听说那妮儿回来了”?

“嗯啊!作孽,可怜可怜!”

“还不是穷啊,这母子连心啦,以后还长着呢!”
“听说,一满月就打发那妮儿走人了。”

“真是,都啥子年月了,还有这种借腹生子之事?”

“啥子年月也都还是男人和女人生儿育女过日子呗。”

“真是,老刘家毁了妮儿不说,还毁了那小儿子。

“可恶,那娃是尽人皆知的贼!从小就偷鸡摸狗的,不是个好东西!”

他们的话是乎全变了语气。

“唉,要说都是环境造就的,没有好机会啦!”

这回,又是那教我启蒙的老头儿。
我打心里来讲,还觉得他是“迂腐”之嫌,

“真是老学究派头,事事都想用这种说都之态来言!说得轻巧!”

我心里这么嘲讽他。一边下床出屋,想再去我心爱的玫瑰花旁边呆着。然,我的花不翼而飞;花树旁边只多了另一个陌生的人:十二三岁,黑黑瘦瘦,衣服脏兮兮且还很有刺鼻的汗酸味,肚皮处蓬蓬勃勃的鼓突了出来。他显然很慌乱的样,不过,只一小会儿的闪现。他就势蹲下身去,用黑乎乎的手,连同手捏着的那把小刀一起划池水玩。我盯着花树看,又盯着他人看。我想看他到底有没有一丝的“主动”请罪。因为,我断定就是他偷了我的花。可他就是无所谓的样子,就一副死猪不怕水烫的无瘌状!我气得要死!昨天初到故乡时的那些坏印象,坏情绪,倾刻间又涨满了我整个心房。
“快把花给我拿出来!”

“ 我又没偷你的花!”

“可恶的贼!可恶的贼!你肯定 就是那个惯偷!”

“是我又怎样”!

我们俩的眼中都充满了愤恨的火光。我冲上前去一把揪出了他藏在肚子里的玫瑰花。“真是贼性不改!还不承认!”

“我真的只是为了我姐姐,她只爱这花,我到处找过,只这里有,我——我不想我姐姐失望!呜呜。”

他突的哭了。眼里是无尽的忧伤与祈愿,再不是之前的瘌样!这或许才是他本质的由衷袒露吧。我拿花的手静止了,我想起了那老头儿的话,这回是认真的想,竟还觉磨出了点滋味来:有一种兴喜替代了愤怒!有一种宽松的舒坦替代了刚才的怒气冲冲的窒息!

“你真只是为了你姐?”

他没有言语, 不过神色间有。

“那我给你一个机会,不过你得告诉我为何,讲真话。”

“我也想为姐姐做点……事,她最爱的事情……就是这花。”

他的泪珠子挂在他又脏又黑的脸上,给阳光一照,成了一颗一颗的黑珍珠。猛然的,我感悟到一种动容的爱!

“你懂什么是失望吗?”我的声音总算是恢复到豆蔻女儿家。

“我不知,我只想不让我姐落空,不然,我就会好伤心......”他又气又急道。

“那么好吧,这也就够了。今天我给你这个机会让你带花回去,只希望你也别让我落空。行吗?”

“啥意思?”

“你得改掉小偷行为,做个品行端正的好人!我信你能,就象你要相信我愿意把花送给你拿回去!咱们都得说话算话!”

他的眼闪出了异样的神采,却似乎独没有感激之情。他飞快的拿过花,扎头就跑。但一段距离之后,他回头驻足,他猛力的用手抹了一把湿乎乎的头脸:“唰”地!他的脸上呈现了一道很耀眼的“洁白”来。此时,他的眼已全是激悦的光彩!不知为何,我的心也全是欢快!充满了希望的美妙!我情不自禁的抬起了双手:有一股馥郁香甜的玫瑰花香向我袭来。
“呵呵,多么美妙的味道啊!”这是我豆蔻年华中最弥久珍贵的香。
两年后,在我再归故里时,我听到了我最牵挂的消息:那娃早已运到城里打工,扛起了自食其力的养家之责!那娃早学好了。

我再去栅栏旁看那簇玫瑰花,她也是更胜从前般怒放芳华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9)| 评论(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